手机版|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黄金”变“钻石” 昆明斗南花卉破茧成蝶
作者:   信息来源: 云南网   发布时间:2019/4/15 9:35:07


  每天晚上8点,当许多人已经结束一天工作的时候,昆明花拍中心旁的鲜花包装车间内,工作人员一天的工作才刚开始。包扎、分拣,上万扎花束将在20多个小时后,出现在泰国、越南等地的街头铺面。
  “世界鲜花看昆明,昆明鲜花在斗南。”相关统计显示,斗南花卉市场日上市鲜切花有100多个大类1600多个品种,每天有800万至1000万枝鲜花从这里启程,销往全球50多个国家和地区。但事实上,和部分欧洲国家相比,云花并没有悠久的历史,从种下第一株花苗到打造千亿级产业目标,云花只用了30多年就完成了蝶变。
  一枝花撬动一个产业
  作为斗南第一批种花人,今年56岁的华明昇怎么也没想到,这个以种菜为主要收入的村子会因为花卉从不知名摇身一变享誉全球。“是一枝花撬动了斗南。”感叹间,30多年前的画面渐渐浮现在眼前。
  上世纪80年代,昆明人口中的“金斗南”是呈贡乃至昆明最主要的蔬菜种植供应地,种菜产值达159万元。然而随着市场放开,附近县区蔬菜大量上市参与竞争,菜价一跌再跌。1987年,华明昇在白塔路摆摊卖花的朋友告诉他花价远比菜价高,可以尝试种植花卉。在当时花卉需求不大、种花人屈指可数的情况下,迫于生计,他决定试一试。
  种下约70平方米的剑兰,华明昇做好了失败的准备,但3个月后,这些花不仅开得不错,还卖了150元,是种菜收入的3倍。于是他开始菜农向花农的转型,在几个月内不断扩大种植面积,尝试新品种,1年时间便成了村里的“万元户”。1988年,在中科院昆明植物研究所相关专家指导下,华明昇引入斗南村历史上第一批康乃馨、满天星和玫瑰,并开始到县区租地种花,成为斗南大名鼎鼎的玫瑰种植专业户。
  “一花引来万花开。”花不仅改变了斗南人的生计方式,也改变了他们的生产方式。看到种花收益大,村里的人纷纷转型,改种花卉,并将种出来的花像卖菜一样在街边卖,形成“以路为市,街边卖花”的场景。1995年,种花的人越来越多,临时花市已经不能满足村民摆摊设点的需求,村委会便把之前的蔬菜农贸批发市场改造扩建成占地约12亩的花市,斗南第一个花卉交易市场,中国第一个村级花卉市场由此形成。
  转折点发生在1999年。昆明花拍中心总经理张力回忆,昆明世界园艺博览会的成功举办,让云南花卉产业进入全盛时期。一时间,香港成为云花的主力市场,通过香港市场,云花进入澳门、新加坡等海内外地区。云花定位是出口导向型发展,但生产主体却是农户,怎么突破?相关部门组织专家论证并到全球主要花卉产区和花卉贸易区考察后得出,要完成出口导向型发展战略,必须市场先行,打造与国际接轨的拍卖市场平台,引领和影响云南的花卉产业。
  1999年起,云南省政府与欧洲最大的鲜花拍卖市场荷兰阿斯米尔拍卖市场签订合作协议,由对方提供技术支持,在斗南建立昆明国际花卉拍卖中心。经过3年的筹备、设计、建设,2002年12月20日,昆明花拍中心落下云南花卉拍卖第一槌。从此,其不仅成为云南乃至全国花卉交易的重要中转场所,更构建了一套花卉交易市场的标准化体系,倒逼花农提高种植品质。
  现在,作为交易规模亚洲第一、世界第三的花卉交易中心,昆明花拍中心被誉为中国花卉市场的“风向标”和花卉价格的“晴雨表”。场馆从3万平方米扩建至6万平方米;从1口拍卖大钟、300个交易席位发展至9口电子交易大钟、900个交易席位;日均交易量从每天几万枝增长至300余万枝。“云南出好花,斗南聚好花,花拍中心卖好花”的理念深入人心。
   二十年云花香四海
  斗南花卉的发展可以说是整个云花产业的缩影。“云南十八怪,四季鲜花开不败。”云南已与非洲肯尼亚、南美洲哥伦比亚和厄瓜多尔并称世界三大最适宜花卉生产的地区。“十二五”以来,全省花卉种植规模年均增长14.04%,产值增幅高于全国5.75%。2018年,斗南花卉市场鲜切花交易量69.87亿枝、交易额57.68亿元,占据全国70%的市场份额。
  云南省花卉产业联合会会长、云南锦苑花卉产业股份有限公司总经理曹荣根说,随着花卉产业阶段性发展,从品种来看,2013年前,由于会议用花和接待用花数量多,非洲菊和康乃馨较受市场欢迎。2013年后,随着接待会议用花的减少,家庭用花和婚礼用花成了常态,花卉比例也由此调整。现在,玫瑰花的用量已超过康乃馨和非洲菊,市场占有率不断提高。同时,以锦苑花卉为代表的一批花卉企业涌现出来,走上世界舞台。
  1995年,锦苑花卉正式成立,定位以“花卉产业”角度发展,并引进品种和技术开始种植花卉。2000年起,解决了种植技术和品种问题,企业开始开发国外市场。一方面请印度、韩国等国技术专家负责技术,另一方面请香港、新加坡专家开发市场。2004年,锦苑花卉出口销售额不断增加,突破1亿元。2014年起,锦苑花卉建成国家级花卉工程研究中心,基本实现全产业链发展,提供技术、育种、园区平台、物流等方面的服务。2018年,在云南10大名花评选中,其主打的“锦苑”牌玫瑰鲜切花斩获第一名。
  除了锦苑花卉,与世界接轨的企业还有很多,如云南丰岛花卉有限公司研发种植的菊花突破了传统菊花应用场所和时间的限制,改变了中国消费者使用菊花的传统习惯,外销比例占40%等。云南省农科院副院长王继华表示,目前,云南花卉销售出口占比9%,花卉产业开放程度不断扩大。对此,云南茗星辉皇花卉种植有限公司采购经理罗进伟也提出,以他们公司为例,近两年国外市场花卉需求量越来越大,每天几万扎的发货量中,出口花卉接近1万扎,是企业重要的销售部分。
   过千亿还需再撸袖
  曹荣根说,相比而言,南美、东非和云南都是高海拔、低纬度地区,自然环境条件差不多。云南花卉国内外需求大,区位优势和市场优势更为明显。结合优势,补齐短板,云花产业有无限潜力。
  首先,以“一核两翼”为发力点,“一核”即以交易为核心,“两翼”分别为完善产业配套和提升品种、技术、研发等核心竞争力。王继华介绍,以云南省农科院花卉研究所承担建设的云南省花卉工程技术研究中心为例,其主要以鲜切花等为重点,开展资源与育种等重点研发工作。虽然已构建起花卉新品种从无到有的自主创新能力,优质种苗自给率从不足35%提高至85%以上。但与国际相比,成果转化率仍然不高,品种权数量仅为法国的0.41%、荷兰的0.44%,市场占有率不到20%,创新水平有待提升。
  其次,突破食用花卉、香妆花卉等深加工产品,实现一、二、三产联动发展。曹荣根表示,在精深加工方面,除了食用花卉加工,云南很难找出具有代表性的企业。与国外相比,精油、化妆品产量低,萃取技术和设备不够成熟。“从产值看,二产深加工产品的产值是一产的5至10倍,高附加值带来的也是高收益。但这一方面,云花5年前才正式产业化,与法国等国几十年的历史积淀相差太大,且以小型企业为主,规模较小,要形成品牌优势还需要时间打磨。
  重点解决以上两方面问题的过程中,云南还将建立云花集团,整合现有市场资源,对标荷兰花荷集团,以院企合作为主,提升和改变技术,提高新品种创新研发能力,加强其成果转化。并依据全球先进技术,根据自身需求加以改进,通过自然环境和条件的利用,实现品质成本控制。
  曹荣根表示,在这些措施下,云花产业将力争5年内实现产值突破千亿元。既要重点瞄准国内需求,也要做到南亚东南亚市场全覆盖,新加坡、韩国、马来西亚等地占有率提升至90%。( 记者 张怡)

    【网站声明】
    1.本网站为纯公益性服务网站,无任何商业目的。
    2.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如对稿件内容有疑议,请及时与我们联系。
    3.本网站所刊发、转载的文章,其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附带版权声明的文章,其版权以附带的版权声明为准。
    4.本网站如无意中侵犯了哪个媒体或个人的知识产权,请来信或来电告之,本网站将立即给予删除。